聚焦药物发现与筛选 布鲁克举办Native MS分析国际研讨会

2019年5月07日 10:14:05 来源: 分析测试百科
收藏到BLOG

  分析测试百科网讯 2019年4月29日,由上海药物研究所和布鲁克公司共同举办的“International Seminar on the State of Art in Native Mass Spectrometry”研讨会在上海博雅酒店召开。本次质谱国际研讨会围绕“Native MS”主题开展,就活性蛋白质的质谱技术方法和在药物发现的应用展开交流,尤其探讨了磁共振质谱MRMS在筛选天然产物中新的活性分子策略和方法。本次活动吸引了近百位质谱领域的专家学者和技术人员参加。分析测试百科网在本次活动中采访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卢鹏志教授和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Ronald J Quinn教授。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副所长叶阳教授致辞

会议现场布鲁克生命科学执行副总裁Rohan Thakur博士

  布鲁克生命科学执行副总裁Rohan Thakur博士带来《Bruker Technologies Presentation》的精彩报告。

  布鲁克成立于1960年,是科学仪器和分析解决方案的创新市场领导者。布鲁克2017财年收入约17.7亿美元,收入中的约9%用于研发投入。

  Rohan Thakur介绍了布鲁克2019-2023年的双重战略:Project Accelerate和Operational Excellence,并重点强调布鲁克新一代磁共振质谱仪scimaX。scimaX质谱无需使用液体制冷剂,降低运行成本;达到2千万高质量分辨率;体积紧凑,仪器安装不再因为受场地限制而要求对实验室改造;标准配置ParaCell 2xR和谐阱技术和AMP相位校正FT信号处理;配备ESI源和MALDI双离子源,具备多种分子碎裂模式。scimaX可用于任何有前沿科研需要的质谱实验室来解决高影响力的科学问题。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 卢鹏志教授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卢鹏志教授带来题为《Native Top-Down Mass Spectrometry for Structural Biology and Defining Protein-Ligand Interactions》的精彩报告。

  报告介绍了Native MS概念,及其在活性蛋白质和蛋白质复合物“Top-down”的应用及挑战,Native Top-down MS在结构生物学中的应用等。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Ronald J Quinn教授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Ronald J Quinn教授带来题为《Native Mass Spectrometry in Drug Discovery:Fragment-based Drug Discovery》的精彩报告。

  Ronald J Quinn教授是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Eskitis细胞与分子治疗研究所(现格里菲斯药物发现研究所)的创始人和前所长,2003年当选澳大利亚科学与工程院(ATSE)院士,2018年入选中国科学院国际人才计划(PIFI)国际杰出学者,是澳大利亚天然产物化学领域的著名科学家。

  报告介绍了基于片段的药物发现(FBDD)工作中,质谱需要能检测蛋白质和小分子的弱相互作用,具有高选择性,低耗样品量,不需要修改或标记目标蛋白质等。

美国安进公司资深科学家 崔卫东博士

  美国安进公司资深科学家崔卫东博士带来题为《Biophysical and Structural Characterization of Protein Complexes and Therapeutic Antibodies by Native Mass Spectrometry and Top-Down Fragmentation》的精彩报告。

  可溶性蛋白复合物和膜蛋白普遍存在于活的有机体中,将Native MS应用于Nanodiscs和膜蛋白,MS/MS片段和B因子在Native top-down MS和X射线晶体学之间建立了联系,蛋白质复合物表面的结构域可以通过top-down进行探测。报告还介绍了在结构蛋白质组学,Native MS和 Footprinting MS的优势与特色。

布鲁克道尔顿制药/生物制药商务总监 Michael Greig博士

  布鲁克道尔顿制药/生物制药商务总监Michael Greig博士带来题为《Maximizing native mass spectrometry for drug discovery – 20 years of Pharma experience》的精彩报告。

  蛋白质的Native状态是指蛋白质在其自然环境中(在细胞中),与关键分子正确折叠或组装形成,具有特定生物功能。Native MS中“Native”描述了电离事件前溶液中分析物的生物状态。蛋白质通常在乙酸铵溶液中的通过ESI-MS进行分析。不良的安全状况通常是由于药物的非目标效应所致。非靶向影响包括与未反应的人工途径中的蛋白质、其他生物分子复合物或相关亚型的相互作用。

报告人合影

  活动间隙,分析测试百科网采访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卢鹏志教授和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Ronald J Quinn教授,分享了在Native MS和药物开发方面的宝贵经验。

  Q:到目前为止,Native MS已经解决了哪些关键的结构生物学实验?

  卢鹏志:目前,Native MS用于很多生物学实验室中,例如活性蛋白质、蛋白质和小分子或金属离子的相互作用以及蛋白质复合物分析。在现代新药发现中,Native MS方法是非常有用的小分子筛选工具。

  Q:MRMS与其他生物物理技术相比有哪些优势?

  卢鹏志:MRMS与其他生物物理技术相比,主要优势有两点。一是高分辨率,二是独特的分子碎裂技术,能获得更多的蛋白质结构信息。而与其他的质谱相比,MRMS具有比Q-TOF更高的分辨率,比Orbitrap质谱有更高的分析灵活性,碎裂技术有更多选项,其他质谱不能同时拥有这些特点。

  Ronald J Quinn:MRMS的特点是既可以分析蛋白质大分子,也可以分析有机小分子,以及两者结合的复合物,还可用于多种蛋白质和小分子混合物的同时分析。而其他技术,例如核磁共振MNR,仅只能一个个进行分析。同时,MRMS还具有速度快的特点,通过其他方法例如X射线结晶,如果要观测小分子和大分子的结合,需要花费较长时间培养晶体才能在仪器上测定。

  Q:FBDD(基于片段的药物发现)如何加速药物发现?

  Ronald J Quinn:FBDD方法为新药开发建立了一个起点,是使药物研发能够继续发展的开端,最终变成一个药物。

  Q:在中国应用这项技术有哪些优势?

  Ronald J Quinn:FBDD是近10年发展起来的药物筛选新技术,如果中国的药物研发机构能够较早掌握这项新技术,对于促进中国的新药研发是很有帮助的。

会议现场

本文中提到的仪器产品

延伸阅读